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我眼中清纯的你】(08)【作者:黑白人】
【我眼中清纯的你】(08)【作者:黑白人】
字数:12362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

  年少时候的我们,对待爱情懵懵懂懂,只是感觉到思念一个人,想要看她一眼,然后再也不舍得移开目光。

  我和嘉瑶约好了,在校园里保持一定的距离,不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。虽然忍得很辛苦,可是那种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秘密,让我们紧密的心感受到一种异常的幸福。

  只不过,有个问题一直无法回避,那就是嘉瑶每天在学校都要挤一次奶,不然的话,乳房会非常疼,还会溢出来,把衣服弄湿的话,在学校里就太显眼了。我们开始交往之后,这个任务就全部交给我了。

  一般都是趁人不注意,到无人的音乐教室,保健室,体育室,甚至是卫生间的隔断中,她熟练地解开胸罩,掀起上衣,我就赶快地大口吸吮,这算是我每天补充的额外的蛋白质了。

  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是,这样吸奶之后,我们都会有了感觉,但是往往时间不够做一次,只能忍着,真是太辛苦了。

  「嘉瑶,以前没有我帮你的时候,你都怎么解决呀?」我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  她的脸霎时通红通红,害羞地说不出话来。在我的一再追问下,她才小声地告诉我真相。原来自从开始涨奶,她每天都要给陈超和陈国汉喂奶。

  这个丁强,到底要把嘉瑶调教成什么样?一个高二的女生,身体竟然发育到如此淫荡的程度。那个催乳药不断地改变着嘉瑶年轻的肉体,她的全身越来越散发着诱人的气息,就像树上已经成熟的苹果,散发着香气,诱人採摘。

  「阿为,最近你看起来很萎啊?」这天早上,还没到上早自习的时间,大浩走过来,拍着我的头。

  「你才萎,滚开,让我睡一会儿。」

  每天都要跟嘉瑶做,身体实在是受不了。而且在那种紧张的环境下,我往往很快就射了,这样嘉瑶经常没有满足,虽然她没有抱怨,但是我看得出她眼里的欲火还在熊熊燃烧,只是她一直强忍着。

  「要不然,再来一次?」我从她的小穴里拔出已经软了的肉棒,略带歉意地说。

  她已经跟陈国汉和陈超划清界限了,不过说真的,我一个人恐怕真的很难喂饱她,那娇躯中中隐藏着无尽的欲望,略一撩,就着了起来。

  「不要了,把你都累坏了,我没事的。」她疼惜地抚摸着我的脸。走廊传来人声,我们赶紧整理好衣服,分别走出藏身之处。

  过度的纵欲,我的精力已经不够,学习状态开始下滑。

  周五的中午,原本约好了跟刘嘉瑶躲进人少的女教工厕所,我刚转过走廊,就被王老师喊住了,把我拉到办公室,语重心长地教育了一番,他对我期待很高,所以看到我的精神比较疲惫,十分担心,还邀请我周末去他家里吃饭,让我放松。
  虽然我心里十分着急,刘嘉瑶已经在卫生间里等我很久了,我这却不能脱身。
  阿为怎么还不来?

  刘嘉瑶躲在女教工厕所里,紧张地听着外面的动静,却始终没人走进来。
  她拉开校服的上衣拉索,脱下,挂在墙壁的衣钩上。所幸粉色的T恤还没有透出痕迹。她咬了咬牙,直接把T恤衫也脱了下来,上身只剩下天蓝色的蕾丝胸罩。

  「哎呀,又湿透了,讨厌死了。」刘嘉瑶摸了摸胸口,她的胸罩已经湿透了,就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。这样也没法穿了,只能脱下来,团成一团,塞进裤兜。

  阿为,你怎么还不来?

  王老师聊上兴趣,拖着我不放,这下糟了,嘉瑶一定会生气吧,我担心着,却找不到藉口。

  「叮咚!」原本在天台防空的林邵,突然间收到一条微信。他点击一看,手里的可乐吓得直接掉了下去。

  「操,谁扔东西啊?」操场上玩球的男生叫骂起来。

  由於教职人员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跟教室不在一层,所以显得异常的安静。林邵抱着一颗忐忑的心,来到女教工卫生间的门口。

  刘嘉瑶不会耍他吧,真的躲在这里面?万一被人看到他钻进女厕所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,一定会被当成是个变态。

  可是,上一次体育室尝到的那销魂的体验,不断地引诱着他。

  刘嘉瑶不会骗我的,林邵终於下定决心,左右看了看,心虚地闪进了卫生间。
  左手边,第三个隔断,林邵敲了敲门,门板闪出一个小缝,刘嘉瑶只露出半张脸,似乎是出了好多汗,一缕头发散落在额前。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林邵,然后一下把他拖了进去,「哢嚓」地一声锁上门。

  当他看到刘嘉瑶赤裸的上身,一对雪白的乳肉巍颤颤地抖动,随着紧促的呼吸起伏,在那山峰的顶端,两颗红樱桃一般的乳头,骄傲地挺立,上满还挂着白色的乳汁,并且越来越多,一小滴一小滴聚集,最后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,滴落下来。

  地面上已经有一小滩奶水,刘嘉瑶脸红红的,一双美目,波光粼粼。

  「刘~ 」

  柔软的手心捂住他的口,那手心湿湿地,带有一种令他感到眩晕的香气,女人的香气,是雌性的气味。

  「什么也别问,什么也不要想,行吗?」刘嘉瑶的香唇凑到林邵耳边,低声细语。

  林邵的喉咙鼓动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  这时远处传来高跟鞋的声音,越来越近,来人走进卫生间,进到隔壁的隔断。接下来是一阵哗哗地水声。

  刘嘉瑶像一只捕到猎物的母兽,含情脉脉地仰望着林邵,翘起脚,轻轻亲了下他的嘴唇。林邵颤抖着抬起手臂,想要抱住她,不料她的身子滑溜溜,一下子蹲了下去。

  校服裤子被褪下,隔壁的女老师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整理好衣服,走了出去。

  刘嘉瑶跪在地上,抱住林邵结实的大腿,把头埋在他的内裤上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  「啊?今天打球了,出了好多汗,别这样,刘…嘉瑶…」林邵的下身早已支起高高的帐篷,肉棒的顶端已经分泌出好多黏液,内裤湿了一块。

  「不要说话。」刘嘉瑶嗤笑一声,心里暗骂自己真的是没救了,可是身体里燃起的熊熊欲火,快把她的娇躯烤化了,闻到内裤上那股浓烈的雄性气味,她身子像一滩将要融化的春雪,几乎要瘫倒在地。

  小嘴张开,吐着气,含住了包裹在内裤中的肉棒顶端,贪婪地吮吸着,轻轻地咬住,直到口水把内裤全部打湿了,才转而咬住内裤的上沿,慢慢拉下来。
  健壮的阳物散发出青春的活力,一下子弹到刘嘉瑶的脸上。她的双眼发光,已经完全失去平日清纯可人的模样,饥饿的母兽一般将大肉棒吞了下去,林邵的那根,已经完全勃起,能有十七八釐米的样子,非常粗壮,形状也很漂亮。
  刘嘉瑶的小嘴不断地蚕食,虽然越来越慢,却始终未曾停止,最终那发烫的樱唇,终於触到了阴茎的根部,她竟然完全吃了下去。

  从那费力挺着的粉颈上,明显能看到喉咙凸起一段。上来就是深喉,林邵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,抓住刘嘉瑶的头,用力地按住,肉棒感受到女班长狭窄的喉咙带来的快感,开始鼓动,在这么下去,很快就要缴械了。

  「唔唔唔。」刘嘉瑶开始颤抖,挣紮不开,只能用力拍打林邵的手。

  「哈哈……」她大口喘着气,「你想憋死我啊!」

  林邵显得手足无措,只会傻笑。「对,对不起。」

  「还愣着干嘛,你要不要我?」刘嘉瑶坐到马桶上,一双纤巧的香足从红色的匡威板鞋里挣脱出,把一双洁白的短袜抬起来,朝向林邵。

  林邵伸手抓住袜子的蕾丝帮,准备往下脱,却被踢了一下。

  「你傻呀,脱裤子,不是袜子,你想要操我还是我的脚?」刘嘉瑶恨恨地白了他一眼,眼波中尽是无尽的风情,林邵跟个没有魂魄的木偶一样,动作僵硬地脱下刘嘉瑶的裤子。露出同样款式的内裤,竟然是一条丁字裤,已经湿成一根细绳,象徵性地遮挡在女生的私处。

  最近丁强并没有给刘嘉瑶剃毛,所以,耻丘上稀稀疏疏地覆盖着一片细软的阴毛,被丁字裤勒得早已分开的一对大阴唇,已经不是少女那般粉嫩,呈现出浅褐色,小阴唇虽然紧紧闭合着,却不断地流出爱液。

  「动作快点,猪!」

  林邵深吸了一口气,回过头来,一把扯住丁字裤,竟然直接撕了下来。这样,嘉瑶全是只剩下脚上一双白袜,搁在林邵的背上轻轻用脚跟敲打,林邵已经扑到她的两腿之间,又是亲,又是添,甚至咬住软软的阴唇往外拉。

  「嗯,啊啊……」刘嘉瑶忍不住叫唤了两声,赶忙捂住自己的嘴。

  林邵还在她的私处磨蹭,舌头伸进小穴中,死命地往里钻,略带酸味地爱液不停地流进口中。

  刘嘉瑶早已忍耐不住,最难受的是胸前一对胀满的乳房,以及身体深处的空虚,林邵这挠痒痒一样,根本不解渴。

  「起开,你真是傻。」

  「吸我上面,快点进来!你要玩多久啊?」

  林邵得到指点,一把抱住刘嘉瑶,两腿举到头上,后背贴上墙壁凉凉的瓷砖,腰部完全对折起来。肉棒顶了几下,很快找到入口,直接紮到最深处的花心。
  「哎呀……,」刘嘉瑶一双白袜下的脚趾立刻勾了起来,林邵用力按住两瓣屁股,令她的小穴更加紧致地夹住突入的肉棒。

  刘嘉瑶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地挤在两人之间,并拢在一起,从大腿根到小腿肚竟然合得没有一丝缝隙,这么笔直的腿,可是万里挑一的。

  白色短袜腰上的蕾丝边在林邵的脖子两侧磨蹭,脚踝越收越紧,随着林邵那同样结实强壮的双腿全力蹬直,她的屁股被挤得更扁,肉棒像攻城锤一般,紧紧顶住花心最细微的那处缺口,只把娇嫩的子宫逼得退无可退,只得用柔软的躯体对抗坚硬的入侵,宫颈被挤压,退缩,最终还是招架不住,缺口越来越大,肉棒的尖端突破了女人最终的防线,只有那么一点点,却把刘嘉瑶的魂儿都捅出窍了。
  林邵疯了一样,刘嘉瑶的乳房被自己的双腿挤压,乳头Wang两边寻求出口,喷射出两股洁白的乳汁。

  林邵再次发动最终的进攻,脚尖都翘了起来,全身上下除了脚尖紧紧蹬住地面,全身的重量都向刘嘉瑶倒了过去。

  185cm的帅气男生,和169cm的美丽女孩,用一种近乎完美地姿势结合在一起。

  「喀嚓」一声,刘嘉瑶的腰部关节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  「啊,我的腰……」刘嘉瑶呻吟一声,林邵立刻停了下来,气得刘嘉瑶狠狠掐了他一下,「别停!」

  林邵放下她的身体,让她靠在马桶上,抱住她的屁股,腰部挺动,抽送着。一双小脚在他怀里晃来晃去,时而掠过林邵的鼻尖,终於吸引了他的注意,张口咬住一只,把脚趾含在口中吮吸。

  小穴里激烈地冲撞,刘嘉瑶忍不住开始叫出来,想用手捂住嘴,可是还要扶着身子防止滑下去。

  这个姿势很彆扭,最后两人乾脆直接躺倒地上,好在女厕所不像男厕那么髒,地面还是很清洁,刘嘉瑶在林邵的身下婉转承欢,娇喘连连,眼看她的叫声越来越大,林邵一着急,把两只香足上的白袜扯下来,塞进嘉瑶的口中。惹得肉穴一阵阵收缩。

  两人越操越激烈,刘嘉瑶两腿紧紧盘住林邵的腰,林邵则不住地吮吸,揉捏一对巨乳,刘嘉瑶闭着眼,脖子不停地仰着,双手抓住林邵的头发,胸部使劲儿地往口中送。

  终於,林邵低吼一声,屁股夹了起来,射了足足要一分钟那么久,一股一股滚烫的精液,把数以亿计的精子沿着刘嘉瑶的阴道,沖过打开缺口的堡垒,注入了刘嘉瑶的子宫深处,如果不是她每天按时吃避孕药,恐怕都要受孕。

  「太……过分了。」刘嘉瑶的娇躯在地上不停地抽搐,一对乳房缩小了些,软软地安分下来。

  「嘉瑶…」林邵往外一抽,两人交合处发出一股放屁一样的声音,小阴唇还红肿地张着,阴道口变成一个圆圆的黑洞,白色的分泌物咕叽咕叽地往外冒。
  「我……」林邵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「没事了,你走吧。」刘嘉瑶双手按在胸口,平复呼吸,慢慢抬起上半身,摸了摸林邵的脸,略带歉意地说,「应该道歉的是我,都跟你说过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,还让你做这种事,一定觉得我很贱吧。」

  「不会的,我很开心,很幸福。」林邵扭捏地说。「如果以后还需要我,请尽管说,我一定尽力。」

  你还真够尽力,我的腰啊……

  好容易打发走了林邵,刘嘉瑶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儿呆,脸上因激情而泛起的潮红慢慢褪去,余下的只有一脸地落寞。

  「我这是在做什么呀?」

  内衣裤都不能穿了,她套上裤子,真空穿上t恤,走到洗漱台,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发鬓纷乱的女孩,一时间竟然觉得陌生起来。

  这真的是我吗?

  我总算拜託了王老师的谆谆教诲,我已经迟到了40分钟,心急如焚地我差点直接沖进女教工厕所,还好听见里面有女老师的对话才悬崖勒马。

  「林老师,咱们最近有哪位老师还在哺乳吗?」

  「怎么了,好像没有呢。」

  「怎么卫生间的墙壁上弄得好多奶水一样的。」

  「我看看,哎?真的啊,有股奶味儿,奇怪了。」

  正当我慌张地寻找,突然看到了远处楼梯口一个熟悉的身影,嘉瑶似乎很艰难地扶着墙慢慢沿着楼梯挪动。

  「嘉瑶!」我跑过去扶住她的手,却被甩开了。

  「给你这个,留着纪念吧。」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团东西塞到我手里。

  这手感,湿乎乎的,竟然是被水淋了一样的乳罩和撕破了的内裤。

  大庭广众之下,把这个脱给我?

  正好这时候午休时间过了,学生们开始出来了,我手里拿着这么敏感的东西,急中生智把背靠着墙站好。

  「嘉瑶?你怎么啦?」正好陈倩过来了。

  「一不小心闪着腰了。你扶我一下。」陈倩朝我笑笑,扶着嘉瑶下楼去。
  闪到腰了?我一时想不明白,但是这个胸罩和内裤的情形,一定是跟人做过了吧,是谁?

  「喂,藏什么呢?」大浩趁我发呆,竟然一从我身后抢了过去。

  「我操!」我骂了一声,还好附近没人看到。

  「我操!」大浩看清了手里的东西,也惊叫一声。

  这是转角竟然走过来一个女生,是周瑾。她看到我,还朝我们跑了过来。
  这下曝光就完了,我一把夺回刘嘉瑶的乳罩和内裤,塞进大浩的衣服领。
  大浩刚要骂,我已经捂住他的嘴。

  「你们俩搞什么?神神秘秘的?」周瑾只是管来问下我的伤是不是完全好了,很快就走开了。

  咦?大浩怎么没声了?我有点纳闷地回过头。

  这小子鼻血都快流出来了。

  「女人味儿,还有奶香,嘿嘿……嘿嘿……孙傑为,你是我亲大爷,把这个给我吧。」

  哎……,事情越来越複杂了。

  在大浩的逼问下,我只好透露了一点资讯,承认和刘嘉瑶在交往,也跟她睡了,只不过关於丁强的事儿我都隐瞒过去。毕竟这是危险的事情,少牵涉一个朋友更好。

  「我擦,你小子真有两下,竟然在学校把她搞得这么湿,还肯在学校把奶罩内裤脱下来给你,大神啊!」

  「闭嘴,我不想聊这个话题。」

  「你是不是有暴露女友的倾向?叫什么?淫妻癖?」

  「肏你嘴,再说我干你啊?」

  「哥我错了。」

  就这样,大浩缠了我一天,我都没机会跟刘嘉瑶讲话,她似乎也故意躲避着我。

  第二天,到了午休,她又不见了,自从我们交往以来,都是我和她一起享受这属於我们的私密时刻,现在她却找了别人。

  内心仿佛有毒舌噬咬一般,钻心地疼痛。

  一旦得到过的东西,如果失去了,那痛苦会比从未得到要强烈地多。

  学校可以找到的隐秘地点就几个,我们每天都会换的,所以如果她跟别人躲起来亲热,我一定能找得到。

  而她又不得不找男人,因为催乳剂改造过的身体,无法熬过一整天,只有趁着中午发泄一下。

  从前有陈超,陈国汉,后来专属於我的肉体,现在又在谁的身下呻吟呢?
  心里痛的我都想要大声呼喊,刘嘉瑶你这个贱人!

  转而有想,这不是她的错,都是怪那个丁强,虽然我说会想办法救嘉瑶,可是区区一个高中生,又能做到何种地步呢?

  报警?那样就等於跟丁强正面开战,作为员警刑警队长的他,会怕吗?
  然而夹杂在这些複杂的心情之中,有种奇异的感觉萦绕在心头,一时说不清。
  我悄无声息地打开音乐教室的门锁,每周五这里都没有音乐课,我和嘉瑶利用学生会的身份,偷偷配了钥匙。

  当我脱下鞋,悄悄摸了进去,看到在琴台后面地板上交缠在一起的两人,我才明白我心里那奇异的感觉是什么。

  竟然是兴奋,看着我的女朋友跟一个比我高,比我帅,当然也比我有钱的男生光溜溜地抱在一起,我竟然有了反应。

  我操!心里暗骂一声,脑海里萦绕起大浩的声音,「你丫有淫妻癖吧,嘿嘿~ 可以把嘉瑶借给我玩玩,我抱着配合你。」

  「淫你妈逼。」我对着大浩的幻觉骂了一句,一脚踢翻了椅子。

  「阿为,你……」林邵一紧张,说话就会有点结巴,他的肉棒还插在刘嘉瑶的小穴里,两人的阴部沾满了白沫,看来正做到兴头上。

  「打扰一下,我想跟嘉瑶说几句话,你能回避下吗,林邵?」我看都没看他,只是盯着刘嘉瑶的眼睛。

  「好吧。」林邵是个老实人,跟我其实也算朋友,虽然他不知道嘉瑶是我的女朋友,但是这个场面被我看到,他心里全是紧张和尴尬,倒也没生气。

  「不准拿出来,我们继续,让他去外面等着。」刘嘉瑶冷冷地说,目光犀利,别说我在一边,就算没有我,她冷不丁这么一变脸,林邵那小胆儿估计也吓得萎了。

  三个人僵在这里,我深吸了一口气,先开了口。

  「好,好,好,你们继续,我到门外等着。」说罢,转身就走。

  一肚子的火气,好容易压下来,我差点动手打人,特别想扇刘嘉瑶。

  妈的,林邵的鸡巴怎么那么大!

  我足足又等了10分钟,这对狗男女还真珍惜机会啊?

  终於林邵红着脸,不敢抬头看我,从我身边溜走了,我走进屋之前有深吸了一口气,跟自己说冷静。

  「哢嚓」一声,门被我从里面反锁了。

  刘嘉瑶没有看我,只是捡起地板上散落的内衣,内裤,慢慢穿上,她弯腰似乎有点困难,想要穿袜子却穿不上,疼得只皱眉。

  「非得全脱光吗?」我带有一丝嘲弄地说,「脱了裤子,撅起屁股不就行吗?」
  听了我的话,刘嘉瑶动作顿了一顿,虽然装作很自然,但是却是跟我赌气地说:「他喜欢我的脚。」

  「我……」有些话,我还真说不出。刘嘉瑶倒是知道我的心思。

  「并不是你满足不了我。」她乾脆放弃穿袜子,看来腰很疼,「是我不要脸,我就是这么一个女人,你看走眼了吧?」

  我最受不了女生逞强,明明内心一碰就会受伤,却装作一副刺蝟的模样。我们两个其实都不需要说话,只要站在这里,对方的心思都很瞭解。

  「就为了昨天中午放你鸽子了?」我先试探她。

  她只是冷笑了笑不说话。

  「我知道不是。」心里的气,不知怎的就消失了,作为一个男人见到自己的女朋友偷情,竟然不生气,难道我真的有淫妻心理?

  我捡起地上的白袜,从去年在校门口书店遇上她时,就注意到,她很喜欢白色的短袜,而且都带有各种颜色的蕾丝边,白色的,橘黄的,粉红的,青的,绿的,好多种颜色,我们的小屋里,晾了有一打她的袜子,洁白的袜子,配上五颜六色的花边,像四季缤纷的色彩,也想心情的阴晴雨雪。

  当我捉住她的脚,她没有闪躲,任由我帮她穿上袜子。帮她穿好裤子,衣服,理顺头发,用皮筋紮好。

  虽然我们前后一共去那个房子住了四次而已,毕竟她做我女朋友才一个月。可是我每次都很喜欢为她做这些事。

  她也很喜欢,或者曾经很喜欢。

  我还没说话,她抢先开了口,同时掏出一个东西放在地上,她知道如果放到我的手里,我一定不会接。

  那是出租屋的钥匙,拴着可爱的小猫,那是我们一起挑选的。

  「我们分手吧。」她耸耸肩,故作轻松似的朝我笑,在我看来,那笑容的背后却是一颗哭泣的心。

  我想安慰她,想拥抱她,却被她用手按住我的胸口阻止,「不要过来,我身上,都是别的男人的气味和痕迹。可能你还没有冷静下来,可能我一时说不清楚,不过我们还是分手比较好,这样吧,晚上放学后,书店门口等你,我们稍微谈一谈。」

  说完,嘉瑶就从我的身边走开了。

  整整一下午,我都没有听进去课,大浩不断地对我挤眉弄眼,还想打听我的香艳故事,哪知道我就要被甩了。

  终於放学了,晚自习结束,天已经黑了,同学们都急着回家,回宿舍,我跟在刘嘉瑶的身后,保持着距离,随着人流走出了校门。

  现在书店假装看了一会儿书,待路上的人少了,她离开书店,走向路灯不是很亮的偏路。我赶快跟上去。

  就这么两人一前一后,不知不觉走了很远,又到了我们避雨过的那个公园。
  「你还不回去,宿舍就要关门了。」刘嘉瑶停下来,回头看着我。

  她仿佛又变成了那时纯洁的天使,完全想像不到中午音乐教室那个浪叫的模样也会是她。

  「你害怕吗?」我单刀直入。

  「哦?」她似乎有些慌张,「我怕什么?」

  「怕我被你牵连,受到伤害。」

  刘嘉瑶怔了一下,随后哈哈笑了出来:「你这人,真是小说看多了。」
  她假装严肃,「我没你想得那么好,我就是厌倦了。玩够了,想换个新鲜的。」
  我还要争论,她不耐烦地打断。

  「好了你别说了,我有点烦了,总之我的生活没你想像的那么不好,我现在挺舒服的,而且我就是这么淫荡,这么骚,就喜欢……」

  她的声音哽咽起来,「就喜欢被男人……操。」

  看着这么一个天使模样洁白的女孩,说出这样的话,我真的要疯了,一般气愤,一般兴奋,也许真的是他妈的又淫妻癖,可是眼下顾不上这么多。我跑过去,想要抱住她,像上次一样,把她紧紧抱住,安慰她。

  可我只是抓住了她的手,然后一只粗壮的臂膀就卡住了我的脖子,一个背摔,我感觉似乎是飞了起来,全身都要摔散架了。

  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路灯,我看不清他的脸。

  丁强。

  「原来是你呀,怪不得嘉瑶举止这么奇怪。」我拍打身上的尘土,站了起来。
  一阵劲风袭来,我双手护住正面,一脚重重地踹在手臂上,我连退了十几步,靠在路灯杆上才停下。

  「小鬼挺嚣张的啊,原来还能挺几下呢?有意思。」丁强正要走向我,刘嘉瑶拉住他的衣袖。

  「爸爸,别!」

  啪地一声,刘嘉瑶的脸上多了红色的手印。

  我愤怒了,「住手!」

  丁强大笑起来,「我管教女儿,你还有意见,我还没追究你勾引我女儿的责任呢。你觉得你凭什么跟我讲这种话?」

  「真的是你的女儿吗?」我低下头,已经不再犹豫,可能时机还不够成熟,一切都还没有足够的证据,但是我已经到了战场,无路可退。

  路灯从我身后照过来,把我的脸,我的眼遮在黑暗之中。要不然,丁强一定会看到我咬牙切齿的表情,和发红的双眼。

  那个秘密,哥哥临死前,在我耳边低语的那句话,我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  但是现在不同了,我用能杀人的目光盯着丁强,一字一顿地说出来。

  「就凭我知道,你就是」龙宫「里大名鼎鼎的」伯爵「。」

  两个男人都没有动,连呼吸声都几乎听不见。我的目光在他的上衣流动,我怕他拔枪,因为如果我猜到了真相,他也许想要将我灭口。

  龙宫,是非常隐秘的地下情色会所,据说藏在东方临海的城市之中,隐藏在霓虹之下。那里是是世上最奢侈的销金窟,法律和阳光都无法到达,伦理与道德根本就不存在。

  女人在这里,就是用完即弃的消耗品,你可以发挥你任意的想像。

  当然,这些女人,不是凭空出现的,有专门的调教师四处物色极品的女性,用各种手段俘获其身心,送的这极乐地狱。

  这些,都是通过美国的一个网友得到的消息,那个人,曾经是哥哥做交换生时候的室友。

  而其中,代号「伯爵」的调教师,就是最顶端的猎艳使者。

  丁强低沉地笑了起来,出乎意料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,只是看了看嘉瑶,换了一种语气。

  「瑶奴,我的鞋髒了。」

  刘嘉瑶的身子猛得一抖,低下头,慢慢地跪下来,爬到丁强的脚边,伸出香舌,开始舔舐他的皮鞋。

  我的拳头紧紧握起来,然而理智却告诉我不能冲动。

  就在剑拔弩张的时刻,有辆自行车骑了过来。女孩子的声音远远的传来。
  「哎,阿为,你在干嘛?」居然是周瑾。

  「起来。」丁强似乎有些在意周瑾,命令刘嘉瑶恢复正常,她的肩膀才松了下来,整个人都憔悴了,刚刚丁强的那声命令,令她的眼里顿时失去了神采,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  「丁叔叔,你也在这?来接嘉瑶的吗?她看起来不怎么舒服啊?」周瑾关心的问。

  「咦,你们认识?」我稍稍有些吃惊。

  丁强已经收起那气场,变得和蔼多了,真不愧为「伯爵」。

  「是呀,嘉瑶最近身体不舒服,我来接她。你妈妈最近身体可好?」丁强问候道,转而朝我笑着说:「周瑾是我们老局长的女儿,我看着她长大的。」
  「好了,用不用我带你一程?」

  「不用了,我还有点事找阿为。」周瑾笑了笑说,只有刘嘉瑶的眼睛一直不往我这里看。

  「喔~ 」丁强拿出中年人那股滑头的神情,看着我和周瑾。

  「哎,丁叔叔,你可别乱想啊,我们什么也没有啊!不能跟我妈乱说啊!」
  「我不说,好了,回头见,孙同学,改天请你」喝茶「。」他朝我笑了笑。
  周瑾跟他道别,刘嘉瑶只是很勉强的笑了笑,却一直没有再看我。

  我有点后悔了,是不是太莽撞了,这下嘉瑶会不会因此处於险境。

  可是,在她上车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她的手心奇怪地翻转过来,对着我,一只小猫在指缝那里晃了晃。

  原来刚才我抱她不成,却把钥匙塞进她的手里了。她牢牢抓着。

 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虽然刚才被丁强一脚把手臂踢得要断了,半天缓不过来,可是依旧紧紧地握住了手心。

  我也不会放手。

  门打开了,刘嘉瑶已经在车上把钥匙装进书包,丁强对於自己的调教很有信心,嘉瑶一直以来也很配合,所以他不会去搜查她的随身物品。

  门口鞋柜打开,里面一个扁扁的盒子,刘嘉瑶自然地走过去,拿出盒子里的项圈,戴在自己的脖子上。然后一件一件脱下衣服,只剩下一双白袜,跪在地上。
  「瑶奴,我要方便一下。」丁强低声说。

  「是,主人。」刘嘉瑶乖巧地爬过去,接下丁强的腰带,拉下内裤,一根黑黝黝的阳具垂了下来,她用湿巾擦了擦手,才双手扶住,小嘴含住鸡蛋一样大的龟头,丁强舒服的闭上眼,直接尿在刘嘉瑶的嘴里。

  刘嘉瑶费力地吞咽着,一直喝了好久,丁强才尿完。刘嘉瑶竟然还打了个嗝。
  「放水,洗澡。」

  刘嘉瑶顺从地爬向浴室,丁强摸了摸她光滑的屁股。

  「嗯……主人……」嘉瑶撒娇地叫唤着。

  丁强大笑着走进去,从餐桌上拿起一瓶药,抓出一片,像喂狗一样丢过来。
  刘嘉瑶「汪」地叫了一下,吞了下去。

  当丁强走进卧室后,刘嘉瑶慢慢抬起头,双目明亮起来,久久看着卧室的方向。

  那个药,是被她换掉的,所以,还能保持一丝清醒。

  可是,这种状态,能维持多久呢?
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附件: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